幸运 8歡迎您的到來!

河南豬飼料

聯系我們

幸运 8

聯系人: 林經理

電話: 0371-65769796

郵箱: 844670268@qq.com

網址: www.201hz.com

地址: 鄭州市金水區楊金路工業園區


是誰導緻了藥物保健的“惡果”?

您的當前位置: 首 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是誰導緻了藥物保健的“惡果”?

發布日期:2016-06-23 00:00 來源:http://www.201hz.com 點擊:

在養殖業中,藥物被用作促生長和所謂的防病保健,是由來已久的,而且普遍存在。但其後果也是災難性的,不但導緻了細菌耐藥問題日益嚴重、動物免疫力 日趨下降,而且會使養殖場陷入一個慢性自殺的死圈。更嚴重的災難是造成食品中的藥物殘留,危害人類的健康。時至今日,所謂“藥物保健”已經使養殖業走到了 疾病肆虐不止的災難性境地。

  藥物保健=慢性自殺,不但是養殖業的慢性自殺,更可能是人類的慢性自殺。

  抗生素藥物保健的由來:

   自20世紀40年代青黴素誕生以來,動物使用抗菌素與人使用抗菌素的曆史幾乎同步。抗菌素在養殖業的全方位推廣使用,給養殖業帶來了一場革命,使得大規 模、工廠化養殖成為可能。在光輝的1950、60年代,抗菌素在治療上取得了驚人的效果,可謂功成名就。繼而以低劑量長期飼喂,為達到促生長目的所謂抗菌 素促生長藥物,在短期内也取得了眼見為實的好效果。

  但數十年過去了,抗菌素促生長藥物效果越來越差或幾乎沒有效果,而副作用卻越來越大 了。本來用來治病救命的治療用抗菌素藥物,也是如此。不得已新一代抗菌素被要求越來越快地推出,卻被細菌更快的耐藥變異越來越遠地抛在後面,以至于越來越 多的人因耐藥菌株的感染而無藥可救,“超級病菌”事件亦将越來越多地出現。

  近幾十年來,濫用抗菌素的危害越來越被人們所重視,“如何合 理使用抗菌素?”越來越多地被人們提起和讨論。在這方面,歐盟走在全世界的前頭,歐盟1998出台法律,嚴格地限制了抗菌素等促生長藥物在飼料中的添加 (隻允許莫能菌素等4中抗生素,有條件的階段性地在飼料中添加使用),2006年更出台法律,嚴禁飼料中添加任何抗生素促生長藥物。

  我 國養殖業在使用抗菌素等藥物方面,起步較晚,長期以來一直處于簡單治療階段,品種少,用量少。抗菌素促生長藥物在我國的規模使用始于1990年代,在外資 飼料企業的帶動下,中國進入了飼料工業化時代,抗菌素促生長藥物也開始全面使用。本來我國抗菌素促生長藥物的應用時間短,但近幾年養殖業疾病泛濫,抗菌素 耐藥性等副作用卻異常嚴重,究竟什麼原因導緻的呢?筆者認為其與2002年以來風起的所謂“藥物保健”有着最主要的關系。

  所謂藥物保 健,就是通過一定的藥物使用,達到保護健康的目的。而養殖業近年來興起的藥物保健又是以使用抗菌素藥物為主的。藥物保健起始于西方發達國家,在歐洲稍縱即 逝,處于千夫所指和違法的境地。在美國很響亮,雖然藥商利益集團影響力使然,使用廣泛卻有所節制。但在當前的中國,雖然起步晚,卻不加節制,乃至瘋狂成 災。

  藥物保健根本就是個僞命題,抗菌素等藥物是用來治療疾病的,沒有預防疾病的功能,根本不能與保健劃等号。但利欲熏心,2002年上 海某著名外資藥廠開始大規模地在全國各地以研讨會的形式,大肆兜售其所謂的“藥物保健”,其銷售額遂打着滾地往上翻,暴利猙獰!随後全國數千家藥廠紛紛效 仿,風起雲湧,一時有了“誰不會藥物保健,誰就老土,誰就防不住病”的豪言壯語,藥物保健遂風行于中華大地。

  近年來的惡性傳染病,幾乎都是病毒打頭,充當攻擊的尖兵,攻破免疫防禦後,病菌乘虛侵入,大量繁殖,最後敗血、高燒、脫水、衰竭而亡,因為動物自身免疫力的破壞,發病率很高;由于耐藥性的普遍,治愈率很低。

  藥物保健的四大危害:

  (1) 病原體選擇性變異和耐藥性

  (2) 動物免疫機能日趨低下

   (3)   工業化養殖的崩潰:工業化養殖以前,人類動物養殖是以自然選擇為主,在與病原體的鬥争中,優勢個體存留下來,養殖動物的各方面性能是基本均衡的,對自然環 境也是适應的。但工業化養殖以來,動物養殖是以人工選擇為主,偏重于動物的飼料效率、生産速度和保健飼料等生産性能,在這種不均衡的選擇下,動物免疫力的遺傳性能日 漸削弱,所以工業化養殖對環境、設施和技術條件的要求越來越高,稍有不慎,即可能發生災難性後果。而藥物保健加重和加快了這種局面。再不改弦更張,最終隻 有工業化養殖的崩潰。

  (4)   人類健康的災難:病原微生物都是一些簡單的生物體,但有一個共同優勢,就是繁殖速度特别快。從生物進化學看,其變異進化速度是無與倫比的,在細菌耐藥性和 新抗菌素研制的軍備競賽中,人類是不自量力,盲目自大,如不改變,“超級病菌”恐怕會成為人類健康的末日撒旦。

  藥物保健使養殖場陷入慢性自殺的死圈

  藥物保健如吸毒,會使豬場陷入慢性自殺的死圈。

  養豬場比較典型的藥物保健,有母豬産前産後15天的藥物保健、分娩後子宮藥物清洗、斷奶前後的藥物保健等,仔豬産後的三針或五針保健,斷奶前後藥物保健、保育期定期更換投藥保健等等。這裡從《新生态養殖》免疫健康四個台階理論來簡單分析:

  母豬分娩後子宮藥物沖洗,健康豬對泌尿生殖道感染有一定的自淨和自愈能力。很多規模豬場經常性的母豬子宮消毒清洗,這個是不争取的做法,道理不言自明,看看曾經的婦炎潔與潔爾陰就明白,女人還用嗎?

   母豬藥物保健為了預防産後三聯症、預防仔豬黃白痢,當時有效果,卻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問題的根源沒有找到,以後還會重複不斷地發生。長期的後果是,母 豬免疫力日趨下降、抗病毒力弱、對病菌适應力差,反而加重了不發情、返情、死胎、流産、弱仔等繁殖障礙。同時削弱了母源抗體,對仔豬的繼承免疫力産生根本 性破壞。反而更容易爆發黃白痢、病毒性腹瀉等疾病。

  仔豬的繼承免疫力的被削弱,加上哺乳期的三針、五針保健,仔豬自身發育不均衡,心肺 肝腎等内髒和免疫系統發育遲緩,可能導緻商品豬抗應激力差,長期不能獨立擔負起防病抗病的責任。尤其保育期,免疫斷橋太長、免疫與發育不同步,仔豬非常容 易發生群體性細菌感染,如支原體、副嗜血杆等,對抗菌素藥物的依賴非常嚴重。如此循環,惡化不斷。很多豬場在此階段往往出現:“一用藥咳嗽就輕,一停藥就 壞”。如有病毒感染,往往發生惡性死亡,損失巨大。

  當前疾病預防模式的窮途末路(越防越病)

  按理說,藥物如果能防住病,藥費增加了十倍,疾病應該少十倍才是,為什麼反而更加厲害了十倍呢?結果隻能是豬沒養好,很多藥廠、藥商或其聘請的所謂專家教授,卻得以迅速發财,賺得盆滿缽滿。

   所以我們廣大養殖場老闆,不能誰來講課就聽誰的,盲目崇信所謂的專家教授。因為專家教授來講課多數是藥廠請來的,不是伱養豬場請來的。我們自己要學科 學、懂科學,要有自己獨立的思想觀念,養豬要實現安全養殖,懂得疾病防治的真正知識,可能很簡單的方法,花很少的錢就可達到目的。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标準,時間會使真僞自辯!

  堅決放棄濫用抗生素等藥物,既是救自己,也是養殖業的社會責任。

  世界上抗生素總産量的一半左右用于人類臨床治療,另一半用在畜牧養殖業。兩個各異的抗生素消費渠道都不同程度的存在着濫用問題。北京大學臨床藥理研究所肖永紅教授等專家調查推算,中國每年生産抗生素大約21萬噸,其中9.7萬噸抗生素用于畜牧養殖業。

  2000年以後歐盟等發達國家的科研機構在抗生素替代品上投入了更多的研究和經費,但到目前為止,還隻是在一些單一的替代材料項目中有所進展,但從應用效果上看,沒有在真正意義上完全替代抗生素,更不用說超越抗生素。

  反思:

  1-  養殖場總是希望獲得的效益,多賺錢。而“藥物保健”到今天已經連所謂“眼前的效益”都無能為力了,為什麼還要濫用藥物?這不但是有如吸毒般的藥物依賴性在作怪,而且更重要的是我們“想當然的慣性思維”在作怪。“落後就要挨打,無知就要受騙”!所以普及基本科學知識,養成科學思維模式很重要。

  2-  藥物是人類科技偉大進步的結晶,正确使用它,則造福人類;濫用錯用,則贻害無窮。好比是一把斧頭,本來是發展生産的工具,用錯了也能成為殺人武器。當前亟待解決的是要建立持中立立場的獨立獸醫制度。我們的基層獸醫靠賣藥為生,并不是水平越高越賺錢,而是賣藥越多越賺錢。賣藥也是哪個賺錢賣哪個,不是哪個有效賣哪個。

  3-  商業利益的引導:現 代養殖業的發起,廣大飼料廠商、獸藥廠商、消毒劑廠商和疫苗廠商等功不可沒。但目前養殖業的危難局面,與各方的錯誤引導也是有一定關系的,特别是獸藥商的 宣傳引導。拿一個人藥的例子來看,如:有網絡文章指出,H1N1對人的危害并不大,但全球知名的瑞士某藥廠所付顧問費的一些專家學者卻在全球各大媒體發表 文章,渲染誇大其危害、記者也積極報道,導緻全球性恐慌,經過一段時間後,最終該病不了了之,死亡人數不及普通感冒的零頭的零頭。另外的一個結果是該廠的 一個抗病毒藥物卻大賣特賣,效益可想而知。但據部分國内醫療機構後來對該病的治療經驗分析,該藥的抗病毒效果遠遠不及傳統中藥闆藍根。但為什麼闆藍根沒有 熱賣呢?講到這裡,大家都心知肚明,還是利益在作怪。該國外著名制藥廠在2010年就H1N1事件受到了世界衛生組織的點名批評。

  本來 歐洲國家禁止的抗菌素藥物使用模式,他們卻在我國大肆兜售。他們編制所謂先進科學的謊言,蠱惑我國養殖業多用抗生素。一邊不停地賺取我國的财富,一邊摧毀 我國養殖業的健康體系,将我國養殖業推向高風險、崩潰的邊緣,如同一場隐蔽的新鴉片戰争。他們的慣用手法就是:不直接做産品廣告,一方面捐助公益或慈善事 業,然後通過大力投資和公關媒體來大力宣傳,在我國民衆面前展現一副慈善面目的偉大形象;一方面收買大量權威專家學者,到處遊說,發表文章,大造輿論。甚 至雇傭一些藍眼黃發、外表文質彬彬的老外,在中國到處講課兜售。如果其推廣的是藥物保健、藥物促生長等,則是圖财害命,我們權且稱其為“高雅的野獸”。

  4-  如有的專家教授拿着藥廠的顧問費,那就不能指望他們發表中立的言論,要有所鑒别。可 歎的是,這也是全國養豬業的普遍現象和典型代表。可悲的是,我們廣大養殖企業,特别是農民兄弟,賺錢實在辛苦,還要時不時地挨上這麼幾刀,往往自己還蒙在 鼓裡,血淋淋的損失啊!可恨的是,如果那些所謂的專家不懂,不知者不怪,為了賺錢瞎忽悠,尚可原諒。若是明知而為,那就是圖财害命。


相關标簽:保健飼料

最近浏覽:

在線客服
分享
歡迎給我們留言
請在此輸入留言内容,我們會盡快與您聯系。
姓名
聯系人
電話
座機/手機号碼